清秋

当是只道

          给亲友 @子墨青衫 的文~
          很多灵感来源于群内小伙伴,爱他们~
          新手发文,求轻喷~
          站在老长安的茶馆门口,竹凌寒再一次痛恨起了自己的手贱。
         故事要从他还在山上的时候说起。
         华山终年飞雪,积雪合着各式气场的光华往往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看清放气场的是谁了。
         那一日,竹凌寒炼完了丹驾着大轻功飞过太极广场,落地时看见了一个晃得他眼晕的镇山河,没多想顺手一个人剑就给炸了。
         炸完就看见了一旁面带微笑的于睿师叔,行个礼就下去了。
         然后就被师兄通知他可以下山历练了。
         按理说纯阳贵为大唐国教,光看大殿也知道肯定不缺钱,过往下山历练的师兄师姐们更是身体力行的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当竹凌寒从自家师兄手里接过行李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不是惊讶于行李的丰厚,恰恰相反,包里的除了必需品,盘缠干粮什么的也就将将够他风餐露宿的走到长安城。
        师兄握拳抵在口边,轻咳了一声,道:“我辈修道之人,钱财不过身外之物……”
         “说实话。”竹凌寒面无表情。
          师兄看着他的目光带上了一点怜悯:“你还记得你前两天炸的那个气场么?”
          “记得啊,怎么了?”
          “那是于睿师叔放来给弟子们作示范的。”

          一壶茶水,几碟小食,竹凌寒用身上最后一点钱填饱了肚子。而后翻看起了包裹,他不死心,师兄总不会让他饿死在山下。
        他成功了,包裹里还有一个小包,外头粘这张纸条,是师兄的笔迹:没钱了看这。
        于是竹凌寒就当着茶馆众人的面,从包裹里抖出来一面旗子,上书八个墨意淋漓的大字:摸骨看相,铁口直断!
         好嘛,老本行啊。
        
         莲冠负剑,南皇道袍。竹凌寒以一种世人所熟知的纯阳弟子形象游走在长安街头,唯一的违和大概就是手里挑着的大旗,一路走就有人一路看。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索性寻了个街角,立住不动了。
        各色目光便都迅速集中再了他身上,打小被师父捡走养在山上,最远不过到过山下市集的竹凌寒微觉不自在,索性闭目养神。
         突然他觉得眼皮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
         往后避了避,又是一下。
         再退后一步,又是一下,这次换了另一只眼。
        再退。。。靠墙了。。。。
        竹凌寒没办法的睁开眼,一根红艳艳的须须就停在他眼跟前,再往后,是一只修长的手,骨节粗大,当是使惯了重武器的,再往后,是一张好奇的跟个二哈似的脸,和一身红红白白的铁壳子。不远处是一匹马,马背上的得胜勾挂着把银枪。
        是个天策。
        “原来你不是个瞎子啊!”那天策似是无趣的松开手,须须啪叽弹回去又晃了两晃,安分了,但是须须的主人仍旧嘟嘟囔囔:“大哥跟我说那些个街上算命的都是瞎子,又骗我!”天策一转身,老神在在的冲竹凌寒丢了句“喂!你,跟我走一趟!”
         竹凌寒皱起眉头:“这位军爷,要我跟你走可以,可否给个理由?”
        “纯阳乃我大唐国教,你当这纯阳的弟子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穿的?你冒充纯阳弟子也就罢了,还公然在朱雀门前摆摊算命招摇撞骗,你说你当不当抓?”天策扭头,须须一甩,差点甩到竹凌寒脸上。
             竹凌寒忍下蠢蠢欲动准备拔剑的手,进了心平气和:“这位君衍,贫道确为纯阳弟子,算命一事实为缺少盘缠迫不得已!”
             “吹!接着吹!”天策回身把枪摸在了手上,“纯阳弟子怎么可能缺钱!”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竹凌寒绝对会剁掉自己那只扔人剑的手。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