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

当时只道(2)

给亲友 @子墨青衫 的文
群里小伙伴也在其中~
新手发文求轻喷。。。
以及,大概get到了胎宝情路不顺的原因~

         曲泠觞扭扭在牢房干草堆里睡得发僵的脖子,伸了个懒腰,周身银饰碰撞出一片轻细的碎响,入眼仍然是这几天看惯了的牢房,黑墙小窗透着可堪照明的光线。
         不,还是多了些什么的。
         多了一只盘腿坐在墙角,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抱媳妇似的抱着剑,边发霉边思考人生的咩。
         还是只有点鼻青脸肿的咩。
         曲泠觞慢腾腾的走过去,慢悠悠的掐了个千蝶,慢吞吞的问:“你也是被那个头上插着俩须须,一身红白铁壳子的小年轻打进来的?”
         兀自思考人生的竹凌寒在脸上的伤没那么疼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之前窝成一坨在稻草堆上的人,抬头略微打量,眼前男子明显是个五毒,一身定国校服大大咧咧敞着胸腹,至于裤子。。。读经长大的竹凌寒很想摸根针给他缝一下。而那人正有一下没一下逗着碧蝶,没睡醒似的问着他话,一身懒洋洋的,好像并不是很在意他回答与否。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被他打进来的?万一他打不过我呢?”竹凌寒放下撑下巴的手,抱剑坐直。
         “因为只有那个。。。。你们中原人管这叫啥来着?哦,对,龟孙子,那帮头上顶须子的人里只有那个龟孙子打人喜欢打脸,其他的只会闷声把枪往老子胸口捅。”曲泠觞面容扭曲了一下,“想摸老子就直接上手,动个屁的枪!”
         竹凌寒哑口无言,他确实打得过那个明显是新兵蛋子的小天策,对方持枪上马回身的动作确实熟练至极,看得出来有用心训练,可是对着个纯阳直接直接开了疾如风又一个疾冲过来。。。。于是竹凌寒轻轻松松插了生太极后一个剑飞将没什么实战经验的小天策揍下了马,按在地上无我无剑八荒归元轮流揍,抽空扔了人剑炸掉自个儿的生太极定住已经麻了爪子企图逃跑的小天策,手上动作毫不停歇,心里揍得心满意足,偏偏脸上面无表情。
          对的,竹凌寒有个一打架就面瘫的毛病,哪怕心里慌得一批,脸上也绝对不漏声色。
          可是等揍完了人,脸上不动声色心里爽歪歪的竹凌寒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偌大的长安城必然不止眼前这新兵蛋子一个城管。
         然后他就理所当然的被踩在马蹄底下围殴了。等他躺平,爬起来的新兵蛋子当即对着他八风不动的脸来了几记老拳——当真是喜欢打脸。
          随机便被以“当街斗殴”的名义扔进了牢房,倒是没人再怀疑他不是纯阳弟子了。
          回忆完自己的血泪经历,竹凌寒反问道:“那你呢?你一个苗疆人怎么会在这?”
          曲泠觞重新把自己窝了回去,团成了一团,看起来让人非常想去戳一戳:“我是追着个顶白毛的黑铁壳子来的,那个家伙偷了我的凤凰蛊,后来我把他跟丢了,听说这里是你们中原的皇城,就过来看看有没有消息。”
         “后来呢?”
           “后来就碰上了那个龟孙子,硬说我有伤风化,把我抓进来了。”
              竹凌寒瞅着他那身衣服,读经长大的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抓的不亏。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