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

当时只道(3)

给群里各位亲友的文~
☞这位 @子墨青衫 他牵的头
新手写文求轻喷。。。。
道长真的是直的!直的!直的!
来自道长本人的再三强调

当时只道(3)
    在牢里霉到第十天,竹凌寒和曲泠觞终于熬到头了。
    不同狱卒五大三粗的轻巧脚步细细传来,一盏灯笼照出个玉雪可爱的小道童,生的白白净净眉眼灵动,开口却是十成十的不饶人:“师兄,换身衣服吧,谁给你的勇气穿着南皇蹲大狱的。”
    竹凌寒几乎要原地蹦起来“西风!来的怎么是你!”
    西风提着灯笼,歪歪头看看自家师兄“要不是有消息传回山里,说长安城有个穿南皇的道长被人打进了大牢,我也不会来呀。”
    我滴个亲师弟咧你能不能别提这茬了,竹凌寒默默扶额。
    “还有五毒的这位哥哥,要一起走吗?我问过天策的人了,他们说你也可以走了!”灯笼柔和的光晕里小道长白净可爱的像个糯米团子,让人恨不得掐上一把。曲泠觞想想竹凌寒见了那小道童后宛如吃了屎一样的表情,默默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长安城门口。
    被师兄的披风裹起来抱在怀里的小琴太吸了吸鼻子,看看眼前雄伟的城门,道:“师兄,你确定我们要找的人在城里吗?”
    “我确定。”师兄把小家伙往自个儿怀里带了带,进了城。
    “师兄,客栈不在这边,你走反了。”
    “哦,没事,我带了你。”

    找个客栈梳洗一番,几乎要长蘑菇的竹凌寒和曲泠觞终于恢复了点人样。
    竹凌寒在自家师弟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换了秦风,而后十分苦大仇深的盯着捧个点心啃的正欢的西风:“师弟啊,你下山,师父知道吗?”
    “知道。”西风专注跟曲泠觞抢糕点,头都不抬。
    “那,你下山时间也不短了,想不想师父啊。”
    西风啃完糕点,似笑非笑瞟了一眼自家师兄,圆圆的眼睛眯出了个狐狸样:“想我回去也成啊,那师兄你就先把房钱,糕点钱,还有捞你出大牢的钱给了我吧。”
    咽下茶水顺了喉咙的曲泠觞默默退开几步,避开竹凌寒期期艾艾写着“借钱”两个大字的目光,来了中原这许久,他也已经两袖清风了。
    竹凌寒则再一次想起了自己那双犯贱的、扔了人剑合一的爪子。
    待会还要吃饭,忍住,不能剁。

    于是饭桌上的气氛就有点沉闷。
    竹凌寒看看自己碗里的排骨汤,只有豆芽和汤没有排骨那种。
    不想吃,但是看看桌上剩下的一片红艳艳。。。。更不想吃。
    怕辣。
    但是不敢说,因为点菜的是西风。
    想想空空如也的荷包,竹凌寒悲愤的捧碗下咽。
    曲泠觞全无感觉,甚至有点兴致勃勃。如果说中原还有什么让他觉得还不错的话,那毫无疑问是吃的。
    吃着吃着,眼前多了块糕,做成五瓣花型,花蕊处缀着几朵暗黄的糖桂花,诱人极了。曲泠觞眼前一亮,没动手,直接上嘴叼走了那块糕。
    等把糕咽下去,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把糕叼走后,底下不是个盘子是只手。
    还是只很好看的手,指节修长,指腹略带薄茧,顺着往上是雪白宽袖,清俊眉目,长发齐整束成马尾,以青玉簪冠并着桃花枝固定,脸侧垂下两缕长鬓,款款温柔,偏生长了双桃花眼,左眼角下一粒小痣,眼波流转间带了三分不自觉的艳冶。
    那人以曲泠觞不会尴尬的速度收回手,长揖一礼:“在下莫闻,长歌弟子,敢问公子可是五毒门下?”
    曲泠觞一怔之下已然恢复常态,舒展开肢体靠在椅背上,腰身弯出个柔软的弧度,一身银饰反射着阳光有点闪眼,阴柔面容并着带着三分邪气的眼波微一流转,笑道:“你说呢?”
    边上放下碗的道长此时已然静如华山雪:“这位公子,坐下说话吧。”说着,招呼小二多上了副碗筷。
    莫闻微笑:“恭敬不如从命。”落座之后却并不动筷。
    竹凌寒看莫闻不动筷子,面怀关切心下暗喜:“可是菜色不合胃口?”不等莫闻回答便要招呼小二添菜。
    总算能换两个爱吃的了。
    然而并没有得逞。莫闻按住了他的手,“道长不必如此,我师弟已经借了厨房。”话音未落,一个小琴太就端着个托盘往这边来了:“师兄你怎么又乱跑!”额头垂的水滴型翡翠珠水头十足,清亮的如同他那双现在正瞪着自家师兄的眼。
    当然那双眼睛现在是有点生气的。
    莫闻温雅的微笑瞬间出现了一丝裂缝:“寻缘,我这不是没出客栈么,丢不了,丢不了的。”
    小琴太理都不理他,自顾自把托盘往桌上重重一搁,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把另外三个人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
    莫闻淡淡一笑,搂过小琴太“我师弟,鱼寻缘。”随即放在人家肩上的爪子就被毫不客气的一把拍开“你少丢几次我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了!”
    莫闻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的表情再度尴尬起来。
    不过也没人注意他,都在看菜。
    尤其是两个吃了十天牢饭的。
    区别大概只是一个脸上看不出来好像只是在对桌沉思,另一个已经把筷子抄在了手里。
    莫闻:“......”
   

    酒足饭饱,曲泠觞恢复成了懒洋洋的神态,捧着杯消食的茶窝在椅子上,活像只晒太阳的猫:“说吧,找我什么事。”
    莫闻神色严重了起来:“不知贵教可知如今洛道的状况?”
    曲泠觞眉头瞬间拧了起来,懒洋洋晒太阳的猫露出了爪子:“当初那边的情况我们已经善后了,你们中原人还想怎么样!”
    “公子不妨听完。。。。。。。”
    “我不听你能把我怎样?”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