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

当时只道(4)

小伙伴们久等了~( ̄▽ ̄~)~
卡了很久的文,果然还是深夜最有感觉
请珍惜现在的他们
沙雕脑洞,博君一乐

         “我不听你能把我怎样?”
         吃饱喝足的五毒歪在椅子上,有意无意摩挲着虫笛,眼睫盛着细碎的阳光眯的慵懒,像是晒太阳的猫把玩着自个儿的爪子。
         莫闻一时语塞,他久居长歌,所见多是温文儒雅之士,就算拒绝也是曲回婉转,对曲泠觞的直白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想起冲突,但是门主交代的事不得不办。
        “扑棱棱——”
        “鹤!哪里来的鹤!”
        客栈大厅混乱了一瞬,竹凌寒和西风在听见扑翅声的瞬间双双抬头。
        一羽白鹤轻敛羽翼,大大方方穿过人群。
        白鹤很大,几乎与人同高,没有丹顶,却有两道长眉,颈上缓带轻飘,白梅在侧,细香暗隐,轻轻盈盈的走到了竹凌寒面前。
         竹凌寒掀开那鹤背上的太极图,底下压着一封书信并一封盘缠。
        草草扫了一眼信纸,竹凌寒的眉头越皱越深,西风见状踮脚去够自家师兄手里的信,却被竹凌寒一手拨开,按坐在椅子上。
         片刻后,竹凌寒抬头,长吁一口气:“莫先生,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事了。”随即转向曲泠觞:“曲公子,十日牢狱之灾,凌寒自认与你尚有几分情谊,还请你跟我们走上这一趟,洛道的情况,比你想的还要严重!”
        虫笛在指间转了一圈,曲泠觞抬眼看着面前的道子:“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听你能把我怎么样?打一架?”
        竹凌寒的眼神瞄上了桌上摆着的鹤鸣千山,细碎光泽沿着剑鞘上錾刻的鹤羽流动。
        “曲公子!”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曲泠觞的虫笛沉思的鱼寻缘突然开口:“如若不才记得不错,你手里的乱银醉月似乎是配合补天决来用的?”
        曲泠觞指间转得飞起的虫笛咣当掉到了桌子上。
        鱼寻缘笑眯眯的,翡翠坠子一晃一晃,“想走也可以,”说着指了指一桌子残羹剩饭“先把饭钱给了吧!”
        曲泠觞把笛子捡起来抱好,眼睛一闭,一边装死,一边嘴硬“给就给!老子又不是没钱!”
        鱼寻缘笑得天真,月牙样的眼瞟过曲泠觞那身在中原人眼里标新立异的五毒校服,眼神从几个拐角掠过:“你说你不缺钱,可否先解释一下你这里少的几块银饰哪里去了?”
        “呵。”一声极轻极轻的笑传来,莫闻展开折扇,扇面流云孤鹤遮去遮住唇角笑意,只露出一双弯的和自家师弟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师弟啊,不若咱们把他身上银饰取了抵债可好?”
         曲泠觞抱着笛子的姿势变成了抱着自己整个人:“不行!再取衣服就穿不住了!!!”
         一边抱着自己,一边眼巴巴的瞅着竹凌寒,眼里明晃晃俩大字:借钱!
        竹凌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上师门随信捎来的盘缠,把钱放到了自家师弟手里。
        曲泠觞一一扫过这几个狼狈为奸的中原人,很有切心法的冲动,奈何他单修补天诀。
        折扇摇了两摇,莫闻老神在在:“听不听?”
        曲泠觞郁卒:“听。”
        竹凌寒抱剑于怀,顺带搂住自家师弟:“去不去?”
        曲泠觞悲愤“我。。。。。去!”
        竹凌寒同莫闻交换了个成功的眼神,一旁的鱼寻缘适时给了颗甜枣:“那曲公子这一路的食宿,便包在我们身上了。”
        萎顿的像个落了水的猫的曲泠觞终于提起了一点精神,甩了甩毛上的水。
        “包吃包住,条件这么好啊!”一个红白铁壳子挤过人群,大大咧咧的坐在曲泠觞身边。
        是个挺年轻的天策,一身儒风盔甲衬的人细腰长臂,干净利落,两根洁白长翎自耳后垂至腰间,看上去很好拽的样子。
        莫闻一头雾水,不知这自来熟的小年轻是谁,旁边一对难友则定睛一看,同时起身“是你!”
        小天策挠挠头发,站起身一抱拳:“道长,曲公子,在下李无痕,之前多有得罪,也是按规矩办事,还望二位海涵!”眼神澄澈,还有一丝天真。
        竹凌寒眯了眯眼。
        曲泠觞咬了咬牙。
        然后,同时一拳招呼到了这关了他们十天大牢的小天策脸上。
       

       
        

       
       
   
   
   
        

评论(3)

热度(6)